脸滚键盘的草履虫

这儿景卿殇/疏柳平沙。
耳机浪费装置。

【昊翔】出柜


孙翔只觉得心脏都要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了。他拉着唐昊站在他家的书房中,对面坐着的孙老爷子正带个老花镜在书桌前看报纸。
孙翔的手心冒出了一层冷汗。冷汗沾在唐昊的手背上,带着微微的颤抖。大概是紧张或别的什么情绪,总之唐昊没有猜出来。
“嗯。”孙老爷子从喉咙里挤出一个音节,头也不抬地道,“好。”
……好?
“爸你刚才听我-----”
“听了。”孙老爷子放下报纸,摘掉老花镜,用双手手心揉了揉眼,“谈恋爱了,挺好。”他抬起头,“这小伙子长得也不错 ,你能看上的,也不会差。”
……这就……答应了?之前路上准备的那些软磨硬泡的招数完全没有用武之地啊。孙翔有点懵。他侧过头看了一眼唐昊,发现唐昊也在看着他。
“----有什么好不答应的,你只要喜欢 ,别人能说得了什么。”

一年什么都没做。没有总结。
只想吸猫。
二月一日起连更《黎明之前》。当然我是说如果能记得的话。
一年过去,增长的只有堪比城墙的脸皮和体重。
这个号产全职。不定期联动【。】掉落。

猫。
p7的老男人……额密密麻麻,看猫就好。

……发文掉粉的体质是在逼我秀猫了吗orz

【填词/(双黑)太中太】祝秋风

原曲:吴雨霏《吴哥窟》
 
 
天光乍破秋风动
夜雨,蹒跚伶仃掩门后
风雨共,与相拥
并肩走过春和秋
回眸时,彼此还留一句「之后」
天色苍茫灯火重
踏过,染血转角与街头
一弯明月悬空,
照亮之前与身后
落雪春风动,堪扰半途凝重
将往事遣散,云烟流转载薄酒祝秋风
风声清浅,梦中落花与旧时重逢
唇边语,落雪融
送清风明月托一梦
辗转唇舌言语太匆匆
 
 
月色转淡朝阳薄
帘动,暮雨深秋倚门后
秋风瑟,露华浓
背向走过春和秋
回眸时,彼此遗留一句「之后」
与君一别今后各自珍重,无问夏与冬
风声清浅,梦中落花与旧时重逢
光阴消,冰雪融
送清风明月托一梦
辗转唇舌言辞太匆匆
今后一别请君珍重,彼此心事掩悲风
细雨微凉神色张扬前路自将往
薄暮凉,朝阳忙
暂把淡酒同祝秋风
今后一别不再念「重逢」。

我妈给我的新年礼物√
是看中了很久的鼠尾草与海盐!!

明年见鸭!

【伞修伞/填词/只各摸了一段orz抽空写完】岁月成歌

#原曲:《可念不可说》(……没记错的话是orz)
#虽然连段看起来并没有什么联系……
#真·草稿
 
【叶修】
光影遗落,重叠的星河
寒夜中,街头灯闪烁
暮夜寒雪,将十年分割
谈笑中,并肩着沉默
与故人,隔灯火
暂别过,重燃星火
 
【苏沐秋】
灯光初上,雪落了寒凉
咫尺间,渐远的风光
暮雪苍茫,年华掌中凉
隔经年,著一句荒唐
渐天光,山水长
过雨夜,来路茫茫

“……江?”
周泽楷微微眯起眼,声音中是掩藏不住的倦意,“怎么不睡?”
江波涛笑着慢慢抚摸着周泽楷的脸,感叹:“我家小周真好看。”
“……”周泽楷不知所措。
“被帅得睡不着了。”江波涛如是解释道。

补文野。剧场版(双首领)和自己异能对打那里,打完的时候……的一个脑补(?)
“我仍认为她(指爱丽丝)是个怪物。”
“是么。那拥有她的我?”
“怪大叔恋(童)/(癖)。”

“我在万家灯火中独自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