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柳平沙

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绿蓝什么时候轮到永灰出场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少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医生啊啊啊啊啊!!!uwkbeuwjdhwjahisjwhwieijehdioxhuj1jkxjihhcy71oj,ij1uudjxj!!!

啊啊啊啊我永远吹爆我御!!
我要激情写词!!!
啊啊啊啊!!!

忽然想知道现在全职的cp哪对最火……比较火

记忆格式

  

*ooc以及私设以及bug

   

  

“抱歉。您的记忆格式与本机不相容,无法提取。”

身后的机器传来冰冷的机械女声,“请前往【格式转换区域】进行转换或重新选择。”

格式不兼容?

负责操作机器的工作人员也愣了,这可是他工作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见到记忆格式与机器的存储格式不兼容的人。

坐在机器前方的喻文州头上带着记忆传输装置。他轻声:“为什么。”

语气平静到让人分不出是陈述句还是疑问句。

人工智能回答得很快:“频繁进行记忆操作会对格式或记忆内容造成影响。”

比如像现在这样的,格式不兼容或记忆片段无法剪切与删除。

“这样啊。”喻文州轻轻摘下头上的记忆传输装置,站起身对工作人员笑笑。

“打扰了。”

“走好。”机器再次做出回复。


在想原创。
太太(白月光)和小透明(主视角)。
白御。柏烟。
两个汉子。他们不是一对。各有各的爱人。
bl。
那么我要写什么呢。

我真喜欢她。
希望——能一直这样吧。

记梗 。不知道写同人还是原创 。
一个精神病。这是主角。
然后他整天折腾来折腾去的。
最后他自杀了。
结局是医院,说他抢救回来了。他摸着自己的心口:放心吧,我替你活下去。

有没有好心人来产一份all别……没粮好饿5111

【袁刘】天黑请闭眼03

*ooc

*乱七八糟

  

天空一片阴沉。

灰白的颜色似乎要压的人喘不过气来一般。

刘小别站在水房里,浑浑噩噩地。冷水从他面前的水龙头里流出来,落到洗手池里,和水房里一片水声混在一起。像昨天的雨声。雨水独有的潮湿的味道无孔不入,撩拨着每个人的神经。

他盯着水看了好一会儿。

过了半晌才像被惊醒了似的,手伸到水龙头底下,用力地搓着手上的那块血迹。洗干净以后捧起一捧水,往脸上浇。

刘小别准备从水房中离开的时候,发现门口站着一个人。

那人脸上有红色的液体,从额角一路蜿蜒而下,流到脸侧,再顺着脖子流下去。那人的眼眶里没有了眼珠,成了两只空荡荡的黑色的洞。血从他眼眶中流了出来,像泪。

他倚在水房门口的墙砖上,像看见了刘小别一样,弯起被缝合的嘴。嘴上的动作扯动了嘴巴上的白色的线。红色一点点顺着线的纹路蔓延。

刘小别只觉呼吸一滞。

面前那人的嘴角一点点垮下去。他伸出了手,用力撕扯着着自己被缝合的嘴。嘴角被撕开,鲜血从伤口中涌出。

“啊啊啊啊啊——!”那人扯着嘶哑的声音尖叫,“好疼啊啊啊啊啊啊——!救我啊啊啊啊!”

一时间,见到这一幕的人都不约而同地停下手上的动作,直勾勾地看着他。

但没有人出声,也没有人有什么动作。

“啊——!”

又一声尖叫,他转过身,跌跌撞撞地闯进他身后的那间宿舍,用身体撞开那宿舍阳台的窗户,和被他撞碎的玻璃一同落了下去。

几秒后,楼下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

水声在一片死寂的宿舍楼中不断地回荡。

水房外墙上还有一大片血迹,像一副抽象画。

地上的血迹未干,黏糊糊的,似乎有丝丝缕缕血腥的味道在慢慢扩散。

天空依旧是一片死寂的灰白色。像停尸房里盖尸体的白布。

刘小别耳边似乎响起了一阵轰鸣声。他甩了甩头,但却依旧有种挥之不去的不真实感与莫名的恐惧。

都是怎么了。这一切。

刘小别浑浑噩噩地走回宿舍,之后就坐在他的床上发呆。

或许都是梦。

他如此自我安慰着。

可真有这么真实的梦么?.....就像经历过很多次,自己也死了很多次一样......如此熟悉。真是莫名其妙。

如果这一切真是梦,那就让我早些醒来吧。

他默默地向某不知名的神明祈祷——尽管他是个无神论者。

“走吧。”袁柏清站在他的面前,对着他伸出手。袁柏清的手心里一颗黄色包装的陈皮糖,“不管怎么样,一切都还要继续。”

像一只上了发条的表,只能前行,没有任何后退的余地。

“嗯。”

刘小别挤出一个音节,一把抓过袁柏清手心里的糖,拆开糖纸将糖放进嘴里,站起身。

“走吧。”


永灰!官粮【?】!!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