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柳平沙

景卿殇/寸烟空/疏柳平沙
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瞎扯一把。
就之前很火的那个梗。
叶家双子+诸葛兄弟
 
 

 
 
 
诸葛白:我哥敢四处撩妹!
叶秋:我哥也敢(jjc……比如唐柔【??】)
诸葛白:我哥敢打群架
叶秋:我哥也敢(副本/抢Boss/打比赛)
诸葛白:我……我哥长得好看!
叶秋:我哥也好看
诸葛白:我哥敢对着他女朋友向他的友人A告白!
叶秋:我哥也敢
 
叶修:……你哥不敢。

【方王】被爱妄想症


#ooc

我有个朋友。他说他和他男朋友已经谈了将近二十年了。
那朋友姓王,是个退役很久的——之前是个打电竞联赛的。
不,说是朋友也不准确……但好像也没有更合适的形容词了。
他说他叫王杰希。
王杰希。王,杰希。
 

杰出的希望么?
第一次见面时我笑着问他。
王杰希似乎没有考虑过他名字的含义,就像我从没想过为什么我叫二狗子一样。
……当然我觉得我这名儿只是因为给我取名的那人是个懒得翻字典的取名废。
嗯。我对此始终坚信不移。
 
王杰希很明显地一怔,缓缓笑道:或许吧。
 
我倚在咖啡厅柔软的沙发上,面前的桌子上一杯蓝山正散着丝缕的热气。厅角有一架白色三角钢琴,白裙的演奏者正在弹《水边的阿狄丽娜》。吧台上有中世纪风的摆件,刻意露出齿轮的表盘上指针正不知疲倦地向前。还睡了一只白猫。吧台后的咖啡机中煮着咖啡,香气在空中荡漾。
我收回目光。掀起桌子上糖罐的盖,夹起一块方糖丢进咖啡中。糖很快溶化,消失。我放下镊子,合上盖。
王杰希端起咖啡啜饮一口。
 
我们认识很久了。
 
王杰希说着,放下咖啡杯。
 
和方士谦?
 
我在记忆某处终于翻到这个尘封已久的名字。
 
嗯,方士谦。
王杰希点头。他双手交扣放在桌上,我注意到他右手中指上带了一枚银色的戒指。
在一起……很久了吧?我斟酌着用词
 
真是累啊……。
我如此想道。
 
很久了,是他向我告白的。
王杰希眼神柔和,似在回忆遥远往事——或许他确实是在这么做。
方士谦这人吗,有时候挺幼稚……像个小孩儿。但他技术真的很好。
王杰希笑说。
虽然我听不明白他到底想表达什么但面对这样的情况,点头应和总不会出什么差错。
他可爱闹别扭。
最后一次见面时,王杰希从包里翻出一张请柬:你看,我们都要结婚了,他还躲着我。
嗯……
我在纸上写下最后一句诊断,开了方。
祝你们幸福。
会的。他说。
我目送他走出我的心理诊所。
我实在没办法告诉他,方士谦已于五年前结了婚,生活幸福美满,有一对可爱的龙凤胎。不,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
去年的明天是方士谦的葬礼。
啊。为什么我会知道?
我从办公桌后缓缓起身,伸手拿过立在一侧的黑色雨伞。
因为方士谦退役后去外国上学时和我租的是同一所房子啊。
外面的雨下得很大。
我撑开伞,慢慢向雨中走去。

乱七八糟的摸鱼。oocxn。神一般的cp呵呵哈哈哈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卢郑卢。

轩哥,我喜欢你。
郑轩听见有人这么说。在一片浓稠得宛如有实质一般让人喘不过气的黑暗中。
特别、特别喜欢,和喜欢荣耀……不,比喜欢荣耀还要喜欢。
郑轩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收紧。
能不能给我个机会啊?
手握成拳,不算长的指甲扣进掌心的皮肉。鲜血淋漓。却依旧是一副毫无知觉的样子。
看我一眼啊轩哥!好不好?!
郑轩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喉咙发干。他想答应,可他根本动不了。
你还记得我……你还知道我是谁吗轩哥?
知道。郑轩想着。他当然知道。卢瀚文嘛,他还是挺喜欢的。
不要再睡了啊……。
卢瀚文的声音开始哽咽,继而哭了起来。
郑轩想抬手去摸摸他的头,告诉卢瀚文不要哭了他会心疼——然而面前只是胶水一般的黑暗。他动不了。
郑轩自嘲笑笑。
明天……明、明天再、来看你……
世界再次恢复了沉静。

【永灰+封叹】同流合污01


#ooc
#沙雕
#试图复健

王叹之在快下班的时候接到了一个来自未知号码的电话。打电话的人的声音听起来很陌生,说是快递,让他下去取。
快递?王叹之一愣,他可记得自己最近没买过什么东西,就算买了,也应该寄到家里去……
不过还是下去看看吧。

王叹之打定主意,随手抄起一支笔卡在白大褂的胸兜里——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而且平时也没这习惯——大概也真是顺手了。
他想着,走出办公室时反手掩上了门。
 
 
与王叹之一同站在电梯口等电梯的还有两个人,看起来像是医患关系。
永乐——王叹之看那一脸好人样的白大褂胸前名牌上是这么写的,科室……
永乐身边的单眼镜一个侧身,树袋熊似地挂在永乐肩上,手似乎无意识地捂住永乐的胸牌。
王叹之听见他嬉皮笑脸地低声道:“医生,我要喝巧克力奶。”
……关系真好。王叹之想起他刚实习那会儿处理过的来闹事的一家病人,嘴角微微一抽。
都是医生,这差距……。
 
 
电梯在王叹之面前停下,电梯门缓缓打开。
他正准备进去,却被电梯里的人吓了一跳:“觉觉觉觉哥?”
 
一只脚踏进电梯门的单眼镜若有所思地侧过头,飞快地扫他们一眼,收回目光正过头的同时另一只脚也踏进电梯。
“小少爷。”
王叹之听见永乐叫单眼镜。
 
电梯门缓缓关上。

【双鬼】训鬼人(01-04)


#ooc
#乱七八糟
#同姓一家私设
#……第一段书信那个语言的bug应该不少。我不会写
#大约是个段子体


 
             01
   李远在灯光下写信。
兄李轩亲启:
   弟远近日于蓝溪阁外撞上一红衣女鬼,唇丹齿白,明眸似秋水。肤若凝脂,体态轻盈。念及兄至今未娶,不如将其娶回,日后好生度化。
                                         弟李远敬上
                      02
不出三日,李远便接到了李迅送来的李轩的回信。
他拆开信,信中只有一句话:
说人话。
               03
李远灯下咬着笔杆含泪回:哥我被一个好看的女鬼缠上了你快来收了她她太能打蓝溪阁都快被她拆了。
一气呵成,没有标点。
              04
李轩看着李远的信有点头疼。
思来想去着实纠结了一番,最终决定去蓝溪阁转一圈——顺道去看看喻文州和黄少天。
他看着日渐破败的虚空不禁感叹:这入不敷出得,都快落得比雷霆还惨的状况了。
虚空的主业就是处理与鬼有关的事情,可谁能说说这年头,为什么人都喜欢那种好看实力也不强比较单纯的鬼啊妖精啊什么的?
好好做个人不好吗??

【全职多cp】穿越之眼底月光心上朱砂(01-04)


#ooc
#卡拟
#乱七八糟
#大概段子体
 

              01
“你爱我。”
“我和李轩如果同时掉河里你会救谁?”
哦这个经典的送命题。
吴羽策看着面前这腰上挂刀的女子强压下去翻白眼的冲动。
“救你。”
废话,账号卡泡水里还能用么。况且李轩又不是不会游泳,怎么会等我来救。
吴羽策一脸冷漠。
           02
李轩拎着一袋子冷饮站在训练室外,心情和脸色一样复杂。
不只是因为听到吴羽策和一女子的对话。
——至少不全是。
“mas你怎么不理我啊。”
还有身后这个奇装异服自称逢山鬼泣的家伙。
           03
“全啊。”半透明叫着全透明,“你去找你mas吗。”
全透明摇头:“不知道——我跟着你。”
“那要不要去找个旅馆继续昨天晚——”
“去找mas吧。”全透明坚定地打断道。
                04
张佳乐打开宿舍的房门,顿几秒后又把门关上。
再开,那个扎酒红色小辫子,一副弹药专家打扮的青年依旧坐在床沿,一上一下地抛这手雷对他笑。
张佳乐又摔上了房门。
“新杰这有人私闯民宅啊!”
           05
张新杰和石不转同时看向门口的张佳乐

王喻王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盯着面前那碗米粉。
米粉是刚买回来的普通的米粉,而且还冒着热气。
……只是这味道……
“像某种不可描述的代谢废物。”
王杰希强压下呕吐的欲望评价。
喻文州一如既往地微笑着拆开一双一次性筷子递给他:“杰希说想吃的。”
我不是我没有。
王杰希忽然有了掐死之前那个说想吃马肉米粉的自己的冲动。
“快尝尝啊。”
喻文州笑得像一只狐狸。
“不了。”王杰希果断把它装进袋子准备下楼扔掉。
“喻文州,以后也别让我见到这东西。”
喻文州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轻笑。
“回来吃你。”

一个不正经(?)的语c群又开了新月戏。这个月(七月)的paro是高中校园。
大概是最和平的一个paro。
……诶又话废了啊……压力山大。
嗯……大概就是这样了。
因为戏是开在戏群,所以有微审,不过不严---感觉是“只要交了就能过”的。
微审自戏100+即可。
p1至p3是paro的大体设定。
p4p5p6是paro群皮表。
主群群号 457786026
戏群过审进,水群号看主群的公告。
以上。祝愉。

永灰】长夜微光


原曲:《诸葛亮》
填词:景卿殇
云角的朝阳,连将檐角都照亮
人海中流浪,何处归乡?
与千万人擦肩过,知风雨无可阻挡
风雪凉,冷朝阳

看人间乱象,善恶难抵偿
本想如往,得手后收场
哪承想呼应命中跌宕,看正途风光
天涯客,山水赏

夕阳下,眼底尽是连天金黄,天际亮
穷途将风景细赏,谁阻挡
纵无千秋,共守一刻炎凉

雁南归,风雪凉
怀罪虚妄,绝地也孤闯
入目辉煌琳琅,贪婪疯狂
笑他痴心妄想---「愿穷途上仍金光」

筑血迹淋淋,缚翼笑看人炎凉
掌心中隐约鲜血流淌
掌心血蔓延成命运模样,夕阳零落下
「同朝暮,共归去」

夕阳下,入目是无尽金色的荒凉
熟悉景象,身边无人共赏
「莫如与他共赏过风光,难相忘」
风雪凉,冷朝阳
此去无归,再卸不下伪装
回想,只身涉险,终为殉葬
人间事无常---「以荆棘乱麻,苦挣扎」

青苔亮,此后前路纵孤身亦将往
话语苍白牵强,苦乐同葬
金色夕阳打湿目光,人世不可望

天光微亮,慌忙照破人海茫茫
「千秋后,同归往」

绿蓝119画简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