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卿殇今天也没有认真上自习

不弃疗。或许还有美好。

【永七试水】长夜伊始

*我家指挥使

*花式ooc

  

今天天亮得很晚。

时节分明还是夏日,但第一缕天光却是上午近八点的时候初破夜色——饶是冬天也不曾这么晚才天亮过。

天色总是阴沉,空气似乎都凝固成胶,聚集在一处。

道路两旁的樱花开着,树下已经堆积了厚厚的一层柔软的花瓣。

寸烟空站在路中央,目光不止汇聚到哪片虚无中去了。这附近似乎还有一个未清理的黑门,他想,或许应该先解决掉它,完全解放了这片区域再去考虑别的。

他忽然想起来昨天——或是前天——神器使体检时,他好像记得有哪个神器使即将到达临界值。

啊,还真忘了那是谁了啊。不过是谁....好像也没有多大关系。也不过认识几天,彼此之间能有什么感情。

是说那位神器使很可能会活骇化是吧?

哦。活骸化。

寸烟空在心里默默念了一遍。大不了就杀掉,一条命而已——能有什么?他无谓地想。

所谓神器使也不过是可以利用的工具,坏了就丢掉好了——就像那些繁杂的情绪一样。他理了理衬衣领子。

  

“走吧。”

他把半长的黑色头发拢在脑后,用深紫色发带系住,向跟来的神器使招呼道,“辛苦各位了。”

  

这个黑门远没有他想象的那般简单。尤其是这黑门最核心的地方——

寸烟空微微皱眉,看着身后正在休息的神器使们。

这是第七次失败。前几次的失误的原因也真多到让人感到莫名其妙。有几分无法避免的意味。

赛斯似乎有点不对劲。

寸烟空注意到赛斯的脖子上似乎出现了微小的晶体,紫黑色,像极了他第一次见到的那个......

赛斯这是要活骸化了么。

寸烟空长舒一口气,再次向黑门最深处走去:“抓紧时间解决它。”

赛斯还像一开始那般自顾自地说着什么,只是喉咙中的“咯咯”声将把他的话搅得支离破碎。

寸烟空听见身后有名神器使要求休息或找个神器使把赛斯换下去。他没听出那到底是谁的声音。

他头也不回地挥手:“你们不想去的话,那我就自己去解决好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