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卿殇今天也没有认真上自习

不弃疗。或许还有美好。

乱七八糟

#大约是个语言流(我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奇怪的.......。)?

  

  

“诶你听说没,三楼那个老夏,说五楼小王是个那啥......呃,同性恋!”

“啧啧,那孩子可真看不出来啊。”

“哦哦,老夏消息最广,她说的那肯定没错了!不过那小王是干啥的呀?常年也不在家,好像还挺有名的呢——我孙子上次买的那鼠标好像就是他代言的。”

“哎呦呦,同性恋啊,能有什么正经人啊?”

“真的呀?我看他那一表人才——”

“啥玩意儿?我看他那就不好看!那眼儿一大一小,不对称!——不好看不好看。”

“哎,我听说他是个打游戏的、果然不是什么正经职业。”

“他不还没结婚呢么,前几天看我外孙女上网呢,看着一堆人喊他爹呢,还有什么‘吾王万岁’的,真是越发不懂这些小年轻了。”

“哎——未婚先育呗,看这私生活乱的。”

“好多人呀,就是这样,正经儿面上看着多光鲜亮丽,背地里还不知怎么样呢。”

“嗯对——你说这......”

  

碎嘴的婆子们迈着小碎步,渐渐消失在楼头。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