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卿殇今天也没有认真上自习

不弃疗。或许还有美好。

【原创/GL】姐姐

  

我是家里的独生女。

但我知道,我一直有一个姐姐——说是朋友也可以,但我更习惯叫她姐。

毕竟......某种意义上说,她真的是我姐。

她和我长了一张一样的脸。这张脸我不喜欢。不好看。

姐姐也是独生女。

独生子女一般都是一个人来一个人走,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但我不一样。我有姐姐。

她特别好。好到让我羡慕。

我和姐姐从小都爱看书。姐姐看书特别快,而且记忆力特别好——说是一目十行过目不忘也毫不夸张。

我不行。我做不到。

我从小记忆力很差,阅读速度也慢,但别人都喜欢我,不喜欢我姐姐。可能因为我比较傻吧——像《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里那个做手术前的主角。

我姐姐无论做什么都特别有天赋。和我简直不像一个人。

我真爱她。我希望她永远开心快乐。

我爱你。再见。

  

  

那个傻孩子。你在想什么我能不知道?

我觉得我可能快要走了——嗳呀呀,还真是抱歉,我再没法陪你了呢。

这样的机会,还是留给拥有出生证明的你吧?我不过是在窃取你的人生、你的一切罢了。

我爱你。

但是再见。

  

  

我姐姐走了有几年了。具体有多久,我也记不清了。关于姐姐的记忆开始模糊,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我只能记住眼下的人、事、物。

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无法抗拒。记忆像一篇文档,正在一小节一小节地被清除。而我拼命打字,怕有一天打字速度会赶不上字节消失的速度。

我找到了她的日记。

“她想什么我怎么能不知道?我们本来就是同一个人啊。”

姐姐如此写道。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