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卿殇今天也没有认真上自习

不弃疗。或许还有美好。

灰羽侧躺在床上,压在枕头底下的手里握着一把刀。

他睁着眼睛,盯着黑暗中的墙壁。门外有脚步声,愈发明显。

1、2、3。他默数。

脚步声在门口停下,然后传来门锁被打开的声音。

来了。灰羽想着。

脚步声的主人走进来,在床边停下。

灰羽迅速抽出压在枕头底下握着刀的手,向那人身体上刺去。

刀锋穿透了那人的影子。

窗口漏出了些许灯光。

“医生?”灰羽认出了那是永乐。他把刀放回枕头底下,嘴角勾起笑。

永乐没有回答。他拿过床头上摆着的一张照片,在上面落下轻轻一吻。

“晚安,小少爷。”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