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滚键盘的草履虫

这儿景卿殇/疏柳平沙。
耳机浪费装置。

他看见了一片红色的天空。那是一种常见的红色,大抵类似于红色的玫瑰花瓣或过年时门口贴的写对联的大红色纸。

耳边隐隐有金属相互碰撞的声音。对于这种声音,他很熟悉。毕竟在父母工作的地方,这种声音会从早响到晚。他从小听到大,着实也听习惯了。

他眨了眨眼。红色与声音在顷刻间悉数褪去。

他在想他的爱情——站在一片黑色的空洞之中回忆。

冷风在他耳边呼啸,厉鬼哀嚎,风中隐约有金戈铁马之声。

兵荒马乱、空洞无味。

他如此评价他的爱情——又或许是那些岁月。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