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卿殇今天也没有认真上自习

不弃疗。或许还有美好。

郑徐。

“诶,徐景熙。”
徐景熙身体后倾,倚在后面人的桌子边缘,扭头去看刚才叫他的坐他后斜桌的女生,“怎么了?”
“你认识四班郑轩吗?”
“认识,怎么了?”
“帮忙转个情书?”女生双眼放光,小心翼翼从抽屉中取出一个纯白色底、绘有樱花的信封。
徐景熙接过。
“小心点啊!”
女生双眼放光地叮嘱。
“嗯。”
他应着,收起了信封。
“那我先走啦!”
女生拿起挂在桌子边上挂钩的包,笑着与他道别。
“明天见。”
 
 
情书么?
空无一人的教室里,徐景熙忽然勾起一个很淡的笑。
还是不要让他看见的好。
左右手各捏住信封的一角,缓缓施力——
 
嘶啦——
 
“又少了个情敌。”
他喃喃。
 
“景熙?走啊,回家。”
“嗯,回家。”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