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卿殇今天也没有认真上自习

不弃疗。或许还有美好。

【搬旧文/恋与+全职】初雪


*白起+刘小别
*ooc有私设有
*特别短,大概属于写景练习?
*小号已废。emmm。
 

今年的第一场雪是晚上七点左右下的。
黑紫色的夜空,无星无月,只有飘零的些许的白色,像画师手中用来画星空的白色颜料,洋洋洒洒,意外的生动。
街边有散发明亮白色灯光的路灯,以它为顶点,白光呈圆锥状向四周铺开,晕染,映着白色的雪地,白得像水墨画中刻意留出的一尘不染的留白。
白起往上拉拉衣领。寒风不依不饶地在他身边走过,钻入衣领与发间。
他沿着面前的这条路慢慢地走。
雪落在他的发上与肩上,一点点融化,再结成小冰粒,挂在身上。
眼睫上也落了雪,很小的一片。
白起没去管它。
雪还在下。
眼前这条路似乎被无限拉长,走了很久也没有看到尽头——更别说走到尽头。
路边的铺子都开着门,没有灯,空洞得像吃人妖怪张开的黑色大口。
有个小书报亭亮着灯。
一豆昏黄色,没由来地让人感觉温暖。

 
 
“今儿你们别哥请客。”
青年人的声音迎面飘来,有雪化后潮湿的清冷。
白起不动声色地微微一愣。
几个青年向他走来,其中一个穿深绿色、胸口有一个标志的青年与他擦肩。
 
 
白起闻到一股冷冷的香味。再回头时那群青年已经走远,混入人群。
 
 

身后是疏离的万家灯火。
各种声音与气味融合,交织,却没有一样让他想起擦肩而过的那个青年。
雪还在下。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