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卿殇今天也没有认真上自习

不弃疗。或许还有美好。

【乱七八糟】葬礼


他的眼前是一片黑色,无边无际,气势汹汹地将他紧紧包围。

 
 
一条带着微凉滑腻触感的蛇,吐着舌信子舔着他的脸。
继而那蛇像变成一条麻绳,紧紧扼住他的颈。
要喘不过气了。
要死了。
他想。
 

 
缺氧。窒息。死亡。
大脑依旧准确而忠实地报告着他眼下的状况。
 
 
 
他无法理会。
 
 
 
然后他的身体变得很轻,像初春风中的柳絮,飘无定处。

 
 
 

所见之处皆是一片灰黑。
洋洋洒洒的颜色,肆无忌惮地吞没了天与地。
 
 
 
他的面前出现了一扇门。
红木的,还有金色的拉环。
鬼神神差地,他伸出了手。
 
 
 
门开了一条缝。
冷风从他背后吹来,不寒而栗。
 
 

回过神时,门已经在他背后关上。
他有那么一瞬间分不清自己是在门内还是门外。
 
 
 
一种无名的力量推着他向前走。
 
 
 
他的身边是一阵又一阵的哀乐,一阵一阵或真或假的哭声 。
 

 
 
 

他仍旧往前走。
路很长,没个尽头。
不知道要走向哪。

 
 
 
他猛然发觉这是一个灵堂。
四处摆满了花,空气中都充盈着哀乐。
…… 还有哭声。

 
 
 
 
 
他的不远处有一副棺。 
 
 

风吹动了挂在遗照上的白纱。
 
 
 
 
 
他看见了他自己的脸。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