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卿殇今天也没有认真上自习

不弃疗。或许还有美好。

【恋与全职】暗杀


*张佳乐+白起
*ooc有私设有

狭窄的地下室里永远都涌动着一股阴暗的潮湿。
厚重的灰尘落满铁架子上堆叠的纸箱与报纸。
地上有一个箱子,保险柜,用某种说不清的金属材料制成。
保险柜此时开着 ,借一点从窗子里溢入的光,可以看出里面放的是枪支与弹药之类。

张佳乐坐在一边的软垫上哼着小曲儿擦拭着他的那把名为“猎寻”的自动手枪。
孙哲平靠在一边,闭眼听着张佳乐哼唱的破碎的调子。

该走了。
孙哲平看一眼时间,提醒道。
张佳乐点头,开始往身上挂各样的弹夹。
我走了。
孙哲平放下他以往从不离身的刀和这个地下室的钥匙。

 
 
 
 
窗外有雾霭漫漫。
张佳乐躺在铁丝折叠床上,身旁是堆叠的纸箱。
他还紧抱着他的手枪。
屋外有说话的声音,听声音,应该是今天——或许是昨天——来追捕他的那一群警/察。
都是群吃白饭的家伙。
张佳乐心底冷笑。

 
离他最近的箱子里放着做这次任务时顺回来的战利品,一条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项链。
张佳乐不懂什么宝石什么类别之类的东西,他也只是觉得好看——或许是跟他一起出任务的张新杰觉得这条链子能换个好价钱,他才顺回来的。

 
屋外的那群人回去了。
张佳乐的手机上跳出一条消息,林敬言的:晚上出去吃麻辣烫,方锐请客。
 
 
待张佳乐找到林敬言方锐,时间已过去了一个半小时。

 
 
 

听说你这次任务不简单呐。
方锐嘿嘿笑,不过没关系老林会帮你的。
嘁。
张佳乐嗤笑,也不看看你乐哥是谁。
 
 
 
 
 
张佳乐这次的任务目标是个/警/察 。
姓白名起,与古代那个战神同名。
古代的白起不好惹,但这个就不一定了。
或许是个绣花枕头呢。
张佳乐不无恶意地猜测。

 
此时距离孙哲平离开已过去三四个年头。

 

张佳乐觉得他最近被幸运女神附体了。
接下的任务一个比一个难做不说,有几次还差点被抓到。
最主要的是,他去年——或是前年——接下的那个“杀掉白起”这个任务到现在,进展基本为零。
张佳乐看着日益缩水的钱包咬牙切齿。
 
不就是个白起。

 
 
  
 
 
 
张佳乐接下这个任务的第三年,客户单方面终止了合约。
他也很快地把这个人抛在脑后。
每天依旧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后来张佳乐托张新杰给他开了个死亡证明。

张新杰熟练地开好,问他,是不是想好了。
他说是。
张新杰看着张佳乐进行过几次整容的脸暗暗叹气。
你开心就好。
张新杰说。

 
 
 
 
 
张佳乐在林敬言的酒吧旁边开了个花店。
帮工,白起。

 
谁知道他们是怎么勾搭上的。 
  林敬言面对方锐真诚的双眼无奈道。
欸老林你说会不会是……跟踪暴露,顺手就互留了联系方式?

也有这个可能。
林敬言想想,道。
 
   
   
 
 

 
张佳乐在街上走着,怀里抱着一堆零食。
街角处,一个他无比熟悉的管状物体低上他的后腰。
 
 
 
 

“找到你了。”

 
 
枪响。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