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卿殇今天也没有认真上自习

不弃疗。或许还有美好。

【也青】偷吃


*oo到没有c
*乱七八糟的沙雕段子
 
诸葛青觉得家里进了贼。
要么是妖怪。
不然怎么会一连好几个晚上一到凌晨那会儿就有吃东西的声音。
有时候不仅有声音,还有味道。
 
比如今天。
诸葛青半夜里醒来,看见虚掩的房门外有暖黄色的灯光照进来。
大约是厨房那里传来很细小的声音,诸葛青听不真,也懒得开听风吟——这一点,大概是被某王姓道士传染了。
还有隐隐约约的说话声。
还有隐隐约约的喘息的声音,能让人联想到某少儿不宜的——
 
诸葛青觉得自己是再也睡不下去了。
他掀开被子,翻身下床。
走到门口的时候被灯光刺了一下眼,闭上再微微睁开个小缝。饶是如此,也站在门口适应了好一会儿灯光的强度。

 
诸葛青走到厨房。
王也背对着门口,弯着腰,不知道再干什么。
放在一边的锅里有没用完的油。油里沉着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黑色小颗粒。
王也直起身子,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
诸葛青倚在门框上看着他。
王也转过身。
 
“……祖宗诶,你吓死我算了。”
王也毫无形象地瘫在沙发上,手里还捧着他从不离身的杯子。
“谁让你半夜起来偷吃。”
诸葛青笑。
“我那哪是偷吃——”
“是是是,光明正大地吃。”
“我说你这人——这不你前几天说想吃布丁嘛,想起来了就找了方法试着做做。”
王也一副下一秒就能睡着的样子。
“一连做了好几天?”
“可不,这焦糖真是难整啊——”
王也站起身,脚步虚浮,“回去睡觉去,困死了。”

评论(1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