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卿殇今天也没有认真上自习

不弃疗。或许还有美好。

算一个回戏?和我家唐昊的。

最近总是下雨。这一下起雨,就总爱莫名其妙地瞎想。
啧,这算什么事儿。
但就是控制不住,思维跟脱了缰的野马似的,拉不回来。
朋友圈里瞟见了唐昊新发的一条,回一句“以茶代酒”后发现满脑子都是他。
得,那就想他吧。

唐昊。
这名儿是个普通的名儿。
一开始的印象也很普通——觉得他大概是个很普通的人,平头,规规矩矩的,长相应该不会让人惊艳,人也是个老实人,乖巧。总之就是很普通的样子。
想想也是,去青训营之前,身边的同学或邻居,名字有“昊”字的占了怎么说也有总数的二分之一。见得多了,对这字儿组成的名字也有了一定的固定的印象。
 
后来聊到一起去后发现完全不是这回事儿。
他哪里乖巧,整个人……性格方面,和韩队有点儿像。
后来也就莫名其妙地熟了起来。

熟了啊,就聊呗。天南地北,阴晴雨雪,什么不能聊。
之后就是出道。
 
第一次见他是在比赛场上。
百花对微草。
上场的时候还真没怎么注意他到底长什么样,就满脑子想的,要赢。
最后微草也确实赢了百花。
下场时候看到他了。
他穿着粉色的百花队服,在选手通道里走着,做着手操。

我追了上去。
远着看感觉差不多,但实际一比……
行吧。身高这东西,你别哥不和你比。
“昊哥啊……”
当时说了什么真的是已经记不清了,总归是少年人的豪情壮志。
就记着他的眼睛很亮,用个不恰当的比喻,就是闪着光。
我没告诉他,他那样特别少女。
怕被揍。
毕竟线下jjc我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然后他锤了我一拳,满是豪情壮志:“成!等着看你昊哥是怎么以下克上吧。”
还挺疼。
 
 
第二年全明星一开始的时候就看见他在七期群里说报名,以下克上,挑战第一流氓林敬言。
行啊昊哥,有志气。
那是。
隔着手机屏,也能感受到他那股意气风发的劲儿。
 
到了全明星那天,跟队一起入场。入场的时候没见着他,几次拿出手机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新人选手唐昊……”
听到主持人说这句,脑子一热,“昊哥加油啊!以下克上!第一流氓!”
喊完才发现喊的方向有点不对。
不过他应该也能听见。
 
“以下克上!”
我听见他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
 
行啊昊哥。
以下克上。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