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卿殇今天也没有认真上自习

不弃疗。或许还有美好。

《台风眼》还有后两回没发。
也不会发了。
太烂,就简单说一下。
一个死者是sheng殖qi官被割。再加上灌百分之七十五的医用酒精。
最后一个死者是郑轩。
自杀,割腕。血溅到天花板。
他身下,是樱花花瓣。
他是凶手。
他死了。台风也停止了。
喻文州能猜出来,所以他去找了郑轩。
阴差阳错,看到了两年前的一段关于徐景熙的视频。
一段gv。
还是调、教类的。
 
喻文州看了那个日期。
徐景熙走前一个月。
 
记着的,说徐景熙是出了车祸。
 
喻文州再去郑轩家的时候,是接到了个报警电话。
这时候郑轩已经死了。
 
“当初的旁观者,我要让他们为他殉葬。”
郑轩曾经如此说着。

评论(1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