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卿殇今天也没有认真上自习

不弃疗。或许还有美好。

【卢刘卢】告白

*ooc

*永七paro,双指挥使。

  

卢瀚文在一张铁丝床上醒来。

他环顾四周,很显然,这是某个人的临时落脚点。

壁纸粗砺到一眼就可以看出,屋子的装修是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前流行的样子,同样老气到几点暗红色天鹅绒窗帘。窗台上乱七八糟,杂物之间还有一株半死不活的花。

床边有一个人。那人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拿着一本杂志盖着脸,脖子上挂着一副耳机,似乎正在睡觉。

“小别前辈!”卢瀚文脱口而出。

嗓子一阵干涩的撕裂感,似乎有浓重的烟尘在气管与肺中流窜。声音也是哑的。这听着倒是很明显。

刘小别惊醒了似的一把扯下脸上盖的杂志,猛地从椅子上弹起来。

这是被安托涅瓦不时的半夜紧急任务养成的条件反射了么。卢瀚文想着。

“小鬼。”刘小别微微皱眉,神情不悦,“中央城区还没有完全解放,你自己跑过来干什么?”

解放中央城区分明是他的任务,而且按之前分配的,卢瀚文这小鬼不应该在东方古街和原住民打交道么。

“古街我已经成功解放啦,”卢瀚文轻声,“前辈不用担心我——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巡查呢?”刘小别站起身。

“还剩巡查和回收黑核——一起去的神器使都很累了,我让他们先回去休息。”卢瀚文答,“前辈不是问我为什么自己过来么?”

“你说吧。”刘小别微微耸肩。

“因为我喜欢前辈你呀。”卢瀚文如此说道。

“嗯?”

“我是来找前辈告白的呀。”卢瀚文笑得眉眼弯弯。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