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卿殇今天也没有认真上自习

不弃疗。或许还有美好。

她的手机里一直存着一个人的电话号码。
一个姑娘的,十班,和她同校。
十班是加强班——她没记错的话。
 
说起来两个人认识比较尴尬。
那时基本是刚开学,她还住校。
某天下午上学时,她看见前面有个人手中拎着个包,上面印着“君莫笑”。
她当即就叫了出来。
姑娘回过了头。
 
她自那天找过一次姑娘。
然而。
走错了宿舍。
 
不过没关系,她记住了姑娘的名字。
 
后来她们加了QQ。
 
后来她存了姑娘的手机号。
 
一次姑娘去二十七班找她,走了以后她对班里的人说:刚才那个,好厉害的。六十多名呢。
同学惊讶:他们班一共多少人啊?
她笑:我说的是年级。
她宿舍的十二号铺拍着她的肩:你看你,和人家,差距怎么那么大呢。
十一号铺笑:一千多名不也可以。
十二号翻了个白眼:醒醒,年级才两千多个。
 
 
 
后来她休了学。
 
再回去时已经是高一的下半学期。
 
调了班,与以前那些人再无交往。
 
她又遇见了姑娘。
 
姑娘说,看见了你的《黎明之前》啦。
 
她问姑娘 姑娘的帐号。
姑娘说,等有成就了再告诉你。
 
她说,你的存在就是你最大的成就。
 
姑娘笑:哇好撩。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