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卿殇今天也没有认真上自习

不弃疗。或许还有美好。

【郑徐】台风眼04


*ooc
*啊又是这个拉低tag平均水准的玩意儿……
*反正乱七八糟。
*嗯。自抱自泣。
 
 
郑轩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
被子在他身边乱成一窝,一副很久没收拾的、凌乱的模样。
他在枕头底下摸出手机,关掉昨天晚上订好的闹钟。
身侧没有人。连被子都是冷的。
可他分明记得昨天晚上怀里人的温度。
郑轩忽然感到一阵头痛。
总觉得有什么很重要的事被他忘记,但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那到底是什么。
 
餐桌上的碗中盛着煎好的火腿与培根。单面煎的鸡蛋夹在切片面包之间,淋了蜂蜜,单盛在白瓷盘里。
“早。”
徐景熙解下身上的围裙,顺手将两杯咖啡放在桌子上。
“早啊景熙。”
郑轩打着哈欠在餐桌边坐下。

 
“哎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王大眼说的,他们接到的那个案子是怎么回事啊?”
黄少天在喻文州身边晃悠,眼神时不时瞟到喻文州手机上。
“我也不清楚。少天想知道的话,自己问吧。”
喻文州整理着手上的卷宗。
黄少天又看一眼喻文州手机,“算了吧……队长你知道多少啊?”
喻文州起身,走到书架前,拉开门。他听黄少天这么说,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也不多。说是昨晚接到的报警,听说死者手……”喻文州斟酌了一下措辞,“被塞进绞肉机里。身上很多肉也不见了……嗯死者身上还有被啃咬的痕迹。”
黄少天吐舌:“队长你这描述……让我以后再怎么直视肉馅啊。”
“求黄少你的心理阴影面积?”路过的李远接话。

黄少天夸张地比个圆:“这么大,和地球表面积一样大。”
 
 
 

夜里正是街边大排档热闹的时候。
油腻的叫骂、谈话声,在玻璃酒瓶或玻璃杯碰撞的声音中逐渐模糊,混成一团,像一团冗杂的色彩。
“这还有烤秋葵……?少天?要不要尝尝?”
喻文州看着菜单笑,“还有酿茄子……嗯,一会顺便聊一下王队那边的案子?”
黄少天神色严肃地摇摇头,一言不发。

 
 
 
 
“我坚信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也从不相信有鬼神的存在。”
“都不过是因果轮回、咎由自取罢了。”
喻文州拿起一串羊肉串,微微偏过头,咬下一块肉。
郑轩猛地抬头,对上喻文州意味深长的目光。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