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卿殇今天也没有认真上自习

不弃疗。或许还有美好。

【郑徐】台风眼05


  *ooc
*是的我又来污染tag了。


“哇队长你那是什么眼神啊跟看死人似的。”
黄少天咬下一口卷着香菜的豆腐皮。烧烤酱与孜然粒沾到他唇角上。
“黄少。”
宋晓抽一张纸递过去,点了点唇角。
“谢了啊。”
黄少天接过纸,在嘴角一通乱抹。
  宋晓扭过头,一副“我不认识这个人”的样子。

 
“你们慢慢吃,我去接个电话。”
喻文州抽一张餐巾纸擦掉嘴上的油,对着他们晃晃手机。
手机上的备注在他们眼前一闪而过。
 

“西城那小区又发现一具男尸。”
“走吧,又要通宵了。”
 
“压力山大啊……”郑轩闭着眼睛歪在车窗玻璃上,头随着车子的行进一下一下磕在窗玻璃上。
“宋晓,查监控。”
喻文州翻着手机里现场那边刚传来的资料头也不抬地道,“少天,再快点。”
“得令嘞。”
黄少天应了一句,脚更用力地踩下去。
 
 
“……他到底得罪过谁。”
李远看着面前这具尸体有些反胃,“终于知道为什么刚来时看着……”胃液不断地上涌,顶到食道口。
李远用力咳嗽几下,随即捂着嘴跑了出去。
面前这具尸体,不,或许比起尸体更像一堆腐烂的肉——
大片的肉从死者身上被割下,在一旁堆着。白色的骨头暴露在空气中,上面还有苍蝇爬。地板上有干涸的暗红色血迹。旁边一堆烂肉自然被苍蝇围绕,散发着难闻的味道。
郑轩有些后悔吃了晚饭来。
不应该吃饭的。
他如此想着。
 
 
“厨房里有放坏的肉排。”
还有烤串,肉的,倒是看不出具体是什么肉。
喻文州没把后半句说出来。
毕竟这晚饭吃得……
万一一个个都跟李远这样……
 
李远晃晃悠悠步履轻浮地从门外飘来。
 
 
“监控只有进一周的,查不到。”
宋晓停下反复看了好几遍的监控录像,右手按压着太阳穴抱怨,“真是麻烦……”
 
“有樱花那个案子,”黄少天突然出声,“张新杰给的结果还有之前拜托张佳乐查的……”
话到一半忽然顿住。喻文州微微侧过头看着他。
黄少天皱着眉,很慢地摇了摇头,没再说什么。
 
“黄少?你想到了什么?”
李远问。
黄少天仍是紧紧地抿着唇,很慢地摇头,一言不发。
 
 
“也很晚了,都回去休息会儿吧,明天再继续。”
喻文州看着墙上的挂钟。
表盘上的图案是一个人。那人蒙着眼,伸出舌舔着嘴角的液体。
喻文州觉得那人很眼熟,但就是想不起来那是谁。
有点儿像一个已经走了很久的老朋友……
 
不。
喻文州心脏猛地一震。
说不定……
 
 
就是他么。
 
 
 
郑轩和徐景熙并肩走在小区里。路灯立在路边,散着冷白色的光。
 
“景熙。”
“你知道么……”
“思念是个很玄的东西。”
“ ‘爱’也是。”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