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卿殇今天也没有认真上自习

不弃疗。或许还有美好。

【恋与全职】黑客网管


*ooc有私设有
*无cp向
*我也不会起题目起成这熊样我也很无奈啊这个没有cp向没有cp向没有cp向
*就是段子啊就是段子我有很认真的写段子好不好但它不好笑我有什么办法啊是不是是不是。

兴欣网吧最近来了个奇怪的人。
他专打通宵,至少能从晚上十点一直熬到第二天中午十二点。
据退役后留下当网管的魏琛回忆说,这人比叶修当年——那是第一赛季之前的事儿了——还能熬。
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是怎么养活自己的。对于他,与他接触最多的魏琛也只知道他叫周棋洛,性别男,年龄几何之类的无痛无痒的问题。
或许是某网游的职业代练也说不定。
魏琛抱着这样的想法,换班时去周棋洛的电脑上看过一眼——看不懂。
像是大段大段的代码。 
 
 

魏琛这才注意到这个人。
 
 

他开始有意识地观察他。
 
 
 

……在室内还带着一副能遮住大半张脸的墨镜的人也着实少见。
 
 
 
  他打的速度很快,若是放在职业圈里至少也是喻文州那样的速度。
 
魏琛不作他想,叼着没点燃的烟钻进上楼的小楼梯间。
 

*ooc有私设有
*无cp向
*我也不会起题目起成这熊样我也很无奈啊这个没有cp向没有cp向没有cp向

一来二去的,周棋洛也与兴欣网吧一干人混熟,但无论怎样,就是死活不肯摘下墨镜。问及原因,他也只是以各种的借口糊弄过去。
时间一长,也就全对这个问题失去了兴趣。
 
 
他也不是无时无刻都带着墨镜的。
 
 
第一个见到他摘下墨镜的或许是魏琛。
周棋洛摘下墨镜的瞬间,魏琛还以为见到的是黄少天。
但再看几眼,却又是分明的不像了。
 
后来周棋洛也没再带过墨镜——至少是在兴欣网吧是。
   
 
 
 

  一开始见到他的人都以为见到的是黄少天,但看多了也就习惯了。
  

 
十五赛季,黄少天退役。
兴欣网吧里自然也有转播,魏琛站在人群之外自是无限感慨。
 
卢瀚文接任队长一职,从训练营里找到了夜雨声烦的接班人,喻文州退居副队。
 
 
 
喻文州虽说现在的状态没怎么下滑,但他给魏琛说过,他喻文州离退役也不远了。
甚至已经找好了索克萨尔的接任者,准备延续剑诅的光芒。
 
 
看样子,这两个被他带出来的孩子,都要毕业啦。
 
 
没人的拐角,魏琛狠狠地吸了口烟。
 
 
 
都要走啦。他们跟你一样,都要走掉啦。
 
 

魏琛狠狠地按灭烟头,向前台走去。
路过周棋洛位置的时候他无意识地瞟了一眼。
还是冗杂的字符,天书一般的存在。
魏琛默默地感叹一句“年轻真好”并意思意思怀念一下自己用来打荣耀的青春,就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坐回前台。
 
周棋洛的目光越过别的电脑与其他人,不轻不重地落在魏琛身上。
若有所思。
 

 
 
 
 
 
 
 
“这里还缺网管吗?我想试试。”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