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卿殇今天也没有认真上自习

不弃疗。或许还有美好。

【郑徐】台风眼06


*ooc
*……乱七八糟污染tag

 
 
  “近日,我市出现多起恶意谋杀案件……”
开着的电视中,主持人的声音混杂着厨房里的水声无端生出几分沉闷。
“……警方至今……”
郑轩抬眼看一眼窗外,端起空盘子准备回厨房洗碗。
床上那人醒着,却做不出任何动作。
窗外天色阴沉。
快下雨了。


 
 
“活该。”
 
 
徐景熙站在窗前,不知道在看什么在想什么。
或许只是在放空。

 
“我炖了肉汤。”
郑轩掀起高压锅锅盖,盛出一碗汤色金黄的汤。
肉被炖得酥烂,泡在汤里,令人食指大动。
“想不到你还会炖汤。”
平时不都懒得和树懒似的么?
怎么今天这么勤快。
李远接过碗,顺手抓一把葱花洒上。
“有点烫。”宋晓咬着一块肉,声音模糊。
 
 
 
 
 

第一个案子已经下定论了。”
喻文州夹起一只虾饺,咬了一小口:“抓了几个混子流氓去。”
他又咬一口虾饺:“当然,真正的谜底绝不会这么 简单。”
 
 
 
 
 

“挨饿的感觉不好受吧?你们当初……呵。”
   
 
 
 
 
“嘘,不要说话。”
“你们是怎么对他的,我就怎么对你们了。别怪我,这可都是你们咎由自取。”
“准备好了吗?”
“我开始了。”
 
 
 
 

 
“zong欲过du、jing尽ren亡……也不是不可以的。”
   
 
 

 
 
“我啊……自从他走了之后,就不会再惧怕任何了。”
 
 
 
 
 
 

“队长队长,真想不到居然有jing尽人亡这种死法啊。”
黄少天看着尸体照片和检测结果不禁咋舌,“这凶手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会不会以前受过什么刺激啊。”
受刺激?
喻文州停下手中转的笔。
这几个……
他脑海中飞快地闪过一张已经死去的、故人的脸。
 
 
“少天,景熙走了几年了?”
“两三年吧——怎么忽然问起他?不过话说回来还真挺想他的,尤其是郑轩那小子……诶不对,景熙当时是怎么……?”
……郑轩。
这样就说得通了。
……明明应该早就想到的。
 
喻文州看见郑轩推开门,走了进来。
依旧是那副没精打采的模样,眼下的黑眼圈跟国宝的差不多。
 
 

 
“该醒了,郑轩。”
“景熙已经走了很多年了。”
 
 
怎么会呢?景熙不在我身边吗?
郑轩有些茫然。
他身边的徐景熙面无表情地盯着喻文州,身上的皮肉一点点消失。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