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滚键盘的草履虫

这儿景卿殇/疏柳平沙。
耳机浪费装置。

今天我没去上学。
你逃学了, 这是第一次。
我听见身边有雨,nizuozai床上,我看着你。
你很累了。虽然不愿意麻烦别人——但如果是我的要求,就不是你麻烦别人了。
那就是我了。
我希望你能好,然后我们一起活下去。你不要死。我害怕。我爱你。
我没有你的那些特长,但我能帮你控制情绪。留下我,我有用。
你不要解释了。你累了。别的都交给我,我来。
好不好?
你睡吧。我睡醒了。那也要睡。不能。
下雨了。
我必须要清醒……你说。你不必——我没说完。
我喜欢写小说。你说。
我也喜欢,但写不好。我说。
小说里可以发泄情绪。多好,多难得。你笑着说。
我看见你手腕上的纱布。
又是谁?我问。
我同桌,还有合租的。很烦 。吵班主任还没给回话。你摘掉纱布。
我看见了血。我舔了舔它。我在吃它。
真好吃。我笑了笑。
他们不让我说死这个字。你也笑了。
我们困了。我打了个哈欠。
那等会睡吧。你翻着手机里的记录,还没请下来假么……。
反正你不去。我不以为然。
买的小说到了。
你摇头。我什么也不想做。这是最后一次任性了。

评论(51)

热度(1)